2017.2.13

明明知道自己的文章最后还是要通过Hexo来生成静态页面的,但是就是连最基本的格式里面的标题,日期,分类都不想去写,即便最后还是会写。但是先拖着吧。又是一个人面对着一堵白墙和几本书,孤独地让我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嗯,应该算不上舞蹈。这场景多么熟悉,仿佛见过了无数次一般,想来大学四年应该有不少次这样子的情景,只是每次的心情或是心境大抵均不是特别相同,却是一般的荒凉,只是之前的自己没有发觉而已。今天意识到找工作的紧迫性,突然忆起了自己幼童时和父亲一起去澡堂洗澡的时候父亲先出去了,自己突然发现找不到父亲便焦急地眼睛一下子就通红了,但是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改变这种情况。直到父亲在外面擦拭好了身子会疑惑我怎么还没出去,便又进来找我,而再次见到父亲的我就像是见到了风暴之后的雨过天晴,必然是傻傻地笑到阳光灿烂。也不记得是否有过的是,毕竟同类型的作文读得太多,小时候跟随母亲去菜市场,一下子失去了母亲的牵着的手,一下子看到母亲消失在人流之中,突然自己像是个迷途的羔羊,一下子慌了,一下子像是被扎破了的气球,就想一个人蹲在角落号啕大哭。但是不知道是倔强也好,难为情也罢,我总是只红了眼,却哭不出来,就像与父母矛盾,明明难过的要死,却还是忍住不让眼泪落下。可能是过去的一个寒假又收了心,不再那么野,能够感受到家的温情和安全,也可能是最近一周莫名染上的不是很严重但是很影响生活质量的病让我变得更加的柔软,抑或母亲一如既往的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更加的歉疚,总之,我身边的亲人,外甥也好,外婆也罢,都是给我无限温暖的来源。以至于让我突然一个人到了学校,一个人在宿舍里面又很是不适应,很是孤独,虽然之后我必然又会习惯独处,因为我不得不习惯,就像大一刚到学校的时候,前一周满脑子都是要不回家吧?要不打个电话给爸妈吧?但是我是男孩子,我有我的倔强,我就是忍住没有,但是我心里边是特别难受的,但是这种难受是捱得过去的。写到这边思路有点过于发散有点乱了。可能也和舍友回来了有沟通有分享食物总算不是特别孤独了影响到了我思维的冷静和判断有关吧。想想真的是非常遗憾。总觉得对于亲人的陪伴太少了,过去的一年就回了三次家,但是过去的一年家中也是发生了不止一件较大的事情,父母身体的不适,抑或其他经济上的问题,家里均没有让我分享关心,而我却浪费他们的一片用心,自己该怎么怎么,贪图享乐,混蛋至极。就像考研途上我给自己的耻辱,我现在却也记不大清当时的羞愤难耐。母亲迟迟不肯退休宁可用虚弱的身体也要去劳作好挣一点工资补贴家用,父亲常常半夜惊醒难眠一心为公(也想起来小时候父亲半夜常常接到电话,然后就起床出门,早上回来吃个早饭又奔公司去工作了),也是为了多挣几个钱好还房贷多发几年热好为我准备一个较好的物质条件,一切都是为我,但是我呢???除了浑浑噩噩,我真的想不出其他的更好的形容自己的词。真TM混蛋。我还在这婆婆妈妈犹犹豫豫。既然选择了留在上海,那么跪也要走完自己选的路。就算一手烂牌,也应该努力地出完,因为人生没有再来的机会。我不能放弃,我不能怀疑自己选择是否是正确的,就算感觉的巨大的生存压力,我也应该顶住,前路艰险,我也必须一往无前。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能找到满意的工作,也能常回家看看。毕竟亲情是无价的,而即便是努力地生存,也是为了现在的亲人和以后的亲人。

完。

本以为昨天碎碎念完了感受会好些,没想到现在更加难受。。莫名的有些担忧,以后我必然需要一个人在自己的路上踽踽独行,那时候,一个人,我是否会崩溃呢。。宿舍又只剩了自己一人,坐在电脑前面查阅资料以及看书的我突然冒出了爸妈现在在公司是怎么一种状态,姐姐姐夫外甥在家又是怎样一副情景,外婆是不是又一个人在看着电视呢的想法。走上阳台,看着楼下,蓦然地就感受到了一些荒凉,突然地就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选择是否是正确的,毕竟和亲人相处的时间真的是过一年少一年,而和父亲相差三十岁的我,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已经超过了22年,那么后面还有多久呢。真的不好说。有些羡慕起我的上海同学,不论别的,至少他们每天工作完了都能回家,能见到父母,能尝到母亲做的菜,未尝不是一天天大的幸福吧。想到这,我发现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天生铁石心肠的人,我还是相当柔软的。想起高中第一次离家参加学校的暑期夏令营,那十天恍若隔世,甚至想要摔断腿,心想那样就可以提前回家见到爸妈了。又忆起大二有次也是思家心切,一周不见好转,于是骑着单车去了第一次来大学时父母一起住的那家酒店我的难过才略有舒缓,博汇景大酒店,还记得标准间的价格是140元,现在貌似涨价到210了,但是去年劳动节父母来上海看我的那一个晚上,我又一次自私的甚至没有答应一起再住一个晚上。想来真的是遗憾万分。包括这个寒假,也是陪伴家人的时间短暂,而自己出去享受占多。还记得有次难受得想给父母打电话,但是我依旧是要挺着那副完全不恋家的白眼狼的样子,可能是自己的骄傲或是臭美让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恋家的吧,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母亲问衣服上面的污渍怎么洗,还暗自赞叹自己的机智,想着以后这种小伎俩可以多用一些。但是事与愿违,往往是一段时间之后我的心又变得坚硬和野了,又会习惯没有父母亲人的生活,又不在意我的父亲母亲了,只是定期地会拨打电话日常一下。想来真是的无可奈何。也不能说自己如何如何,只是真的是生活推着自己向前走,但是最可怜的还是在家里努力最后再发光发热的父母而已。写到此处,真是羞愧万分。
时不我待,望接下来的日子不要再浑浑噩噩,责任之重,压力之大,想来早已水落石出,但是自己究竟能否扼住命运的咽喉,就看未来的十年了。